Slider

台湾茶的歷史走訪(1)埔里の紅茶工場

一字「茶」關鍵字的旅程,茶之旅已過15年。「茶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字,不只是為了追求美味的茶,在各國的茶農、茶園、批發市場等等的探訪中,表現出當地的經濟、社會、文化、歷史、生活習慣、農業政策等等,從一個字可以看到各個面向,一個極為簡單便利的字。從台灣茶的歷史觀點來看,茶葉出口獲得大量外幣的歷史來看,台灣人喝高單價的茶是近幾年的事,日據時期,日本人與當時的台灣人種植茶都不是為了要喝茶,而是為了出口、用經濟貿易戰略獲取外匯。當時的總統府也針對茶業做出特別獎勵,從日本本國派出專業研究者來發展茶產業。近年來喜歡台灣的日本人持續增加中。但台灣與日本的歷史究竟是有著什麼樣的牽引呢?日據時期日本人在這個島上究竟做了什麼呢?我們常常感覺到有知道的必要性。這次透過茶來介紹台灣、看見台灣。

台灣紅茶的守護者

    台灣中部知名的觀光景點「日月潭」。在旁邊有貓蘭山上面有高台。登上高台鳥瞰日月潭,一覽無遺,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美景。在日據時期就建造的茶業試驗場,現在已改成茶業改良場魚池分場。場地寬闊、眺望風景,在職員的導覽下聽到「如果喜歡日月潭的蔣介石知道這個場所,可能會變成他的別墅吧。」

    在這裡放置著寫「台灣紅茶的故鄉」的石碑,眺望日月潭的另一邊「在日據時期,這裡曾是渡邊先生的茶園」這是令我震驚的一句話。現今仍依稀看的見茶園,在茶改場辦公室的旁邊,有著1938年建造的茶廠,優美的留在現地,現今仍在使用著。櫥櫃和階梯旁的扶手,仍良好保持日本風,令人懷念。建築物能保持至今,真心的感謝。這裡是日據時期紅茶製造據點「紅茶試驗支所」,日本把台灣想像成和英國、印度、斯里蘭卡的茶園一樣,利用紅茶出口進而獲得外匯。近年台灣人開始喝紅茶也是當時無法想像的吧。

Image

茶業改良場魚地分場 1938 年建立的錫蘭式茶工場

再前往茶改場的車道上,途中有看到日本人的名字被刻在石碑上「故技師新井耕吉郎紀念碑」。這位故技師到底是誰呢?興致勃勃的我查了一下。新井氏1925年在北海道帝國大學畢業後來到當時的總督府安平鎮茶葉試驗支所(現茶改場總場)就職。在茶葉品種的改良上有著重大的貢獻,在台灣各地調查找尋適合種植的地點,最後找到魚池貓蘭山。1936年開設魚池紅茶試驗所,新井氏擔任支所長。新井氏擔任支所長期間突發太平洋戰爭,原本出口到歐美的台灣紅茶也終止。糧食也因戰爭短缺,茶園也被要求為菜園,新井氏守護著好不容易種植的茶園。因而被封為「台灣紅茶的守護者」。
Image

茶業改良場魚地分場 新井耕吉郎氏胸像

     戰爭後,試驗場被台灣政府接收不久後,新井氏在魚池病逝了。除了當地茶產業相關者之外沒人知道新井氏,很長一段時間都被認為是為了紀念分場長的石碑。新井耕吉郎而又是怎麼樣的人呢?在6年前曾拜訪過當時和新井氏一起在試驗所工作的楊守國先生(當時90歲)。詢問當年的新井所長:「年輕時期幾乎沒有與所長正面接觸,但是回想起來常看見他臉上嚴肅的表情,現在仔細想可能是在想要如何保護茶園吧。」從話語中猜測新井氏務實且責任感強。在台灣光復後,楊守國在茶業改良場工作,有關於台灣紅茶品種「台茶8號」的開發。台灣紅茶在50-60年代出口為鼎盛時期,楊守國與改良場的員工們傳承著新井的願望。但是之後茶葉出口競爭力漸漸下滑。1999年921大地震後,日據時代的茶樹及日月潭的美名結合,日月潭紅茶成為當地振興的一環。最近看到紅茶的熱潮再現,想再次拜訪楊守國時卻得知令人震驚的消息「很抱歉,他在1週前過世了。」,台灣紅茶的歷史又流失了一章。

Image

楊守国先生(中央)

埔里的東邦紅茶

    在台灣的中部「埔里」。吸引著日本長宿休閒者們,空氣清新,有著群山環繞寂靜的街道。走入山中有著電影「賽德克巴萊」,知名的霧社事件的地方「霧社」,在更深入山後,可以通往台灣最高的高山茶產地「梨山」。山的反方向是通往魚池及日月潭,更可以通往凍頂烏龍茶產區鹿谷、高山茶產區杉林溪。對於茶的愛好者埔里有著不可抗拒的地理位置。

    在埔里的街道中散步,有著一扇古老的大門。上面寫著「東邦紅茶股份有限公司」,往裡面瞧了一眼,眼前所見的建築物搖搖欲墜,心想著已經廢棄多時的茶葉工廠。和台中以茶葉教學營運的講茶學院湯家鴻說明眼前所見,「東邦現在也還在製作茶葉啊!」,並馬上聯絡並且請求入內參訪。車子駛入大門後,在搖搖欲墜的建築物後面有著另一棟建築物,就是東邦現在的製茶廠。傳承至今已是第三代郭瀚元,並向我們說明「在921大地震時靠近大門的1970時的建築物雖然已損毀了,1950年代祖父所建的確平安無事」聽到此時,對他祖父,東邦創業者的郭少三深感興趣。東邦最早的連結為郭春秧(還無法證明與郭少三父親-郭邦彥之間的關係),生於福建省,家境貧窮白手起家,在爪哇等國有著「南洋4大砂糖王」的稱呼。香港的北角仍有著有名的街道「春秧街」。到台灣擴大事業設立了錦茂茶行,並有助於設立台北茶商公會,擔任會長,為了茶產業盡心盡力。在士林一代也有郭家的身影,聽說與台北知名餅舖「郭元益」也是有著血緣關係。郭少三在11歲時,擔任茶行負責人的父親(郭邦彥)突然逝世,13歲時與伯父郭邦光一同前往日本。從京都三高畢業後,考上東京帝國大學農藝化學科,1932年回到台灣,接受台北帝國大學(現台灣大學)山本亮教授的指導下,開始學習茶樹的育種、改良。當時的總督府有著茶產業的獎勵政策,決定深入茶產業。

Image

東邦紅茶3代目 郭瀚元氏(郭少三建立的茶葉工廠)

    為了追求不同於日本已帶入台灣的阿薩姆種,1933年獨自前往泰國的清邁山中找尋茶樹品種,在尋找期間罹患重病,回國休養。隔年再次挑戰時在山中流浪1個月後,發現適合製作紅茶的品種「Shan」,並帶回台灣。「Shan」也有說是阿薩姆的亞種,台灣將這兩個品種分成兩種類。在找尋紅茶最適合的種植地,最後找到了埔里。在埔里的郊外種植茶樹。1939年在埔里的街道中建立了茶工廠,並開始正式生產。1935年,在魚池製造紅茶的只有日本資本的3家公司,而東邦紅茶是台灣資本生產紅茶。在總督府的獎勵政策下,1940年共有11家公司被認可,東邦是當時唯一的台灣資本。順帶一提在投資公司中也有著東急的五島慶太,也看見當時台灣紅茶外銷的商業機會。就在此時,紅茶茶主要出口對象的歐洲及美國因太平洋戰爭的突發被迫中止。危機不只有外銷中斷,還有前面所提及的新井為守護茶樹不變成菜園等狀況,好不容易要蓬勃發展的台灣紅茶,生產線也中止。然而戰爭結束。諷刺的是,日本獎勵種植讓台灣紅茶產業達到最頂峰。1950~60年代,東邦紅茶仍然生產紅茶,但是國際舞台上的競爭力卻漸漸下滑。郭少三因罹患痛風1980後茶的生產漸漸縮小,台灣也開始販賣斯里蘭卡的紅茶,進而開始製造便宜的茶飲料。(東邦是全台灣最早製造簡易的茶飲料)當時賣茶飲料賣得相當好,埔里附近的當地人都有喝過。

Image

郭少三尋找的Shan品種

    郭少三在去逝一年後,工廠因地震損壞,生產線也完全停止。直至2011年,原本在做觀光遊船的郭瀚元,再次種植祖父帶回的山種,目標是東邦紅茶的再生。喝起來沒有澀味,入口順口,有別於其他紅茶的獨特香氣。小埔社位於埔里的郊區,車程約15分鐘,海拔500公尺的高地上有片茶園。看見此片景色想起了印度的茶園,一株株大葉種的茶樹像似阿薩姆種,根部也牢牢深入土裡,80年前種植放至今的喬木。「隨意放置了20年,都長成喬木了,要摘取茶葉也相當的不方便,有一部分修剪過已經較為低矮。」。站在高大的茶樹前面,壓抑不住的內心,都可以感受到當年郭少三的熱情。順帶一提,對郭少三有印象的作業員的口中笑著說,「有著日本人的精神,表情嚴肅,帶有點敬畏感。」讓我想起了魚池試驗場的新井氏,兩位都是沒有書面資料,但都在茶業界育種改良有著熱情,兩位用日語的交談一定相談盛歡。

    還有例外一個讓我好奇的是,面對工廠即可看見的優雅的建築物。詢問後說「那是宿舍。」,但是怎麼看都不像是員工所住的地方,相當古老的建築物,往裏頭參觀更驚為天人,昭和年代復古的玄關,有著鋼琴的洋房,再走入室內有著一間日式榻榻米的日式房間。這裡是郭少三夫妻生活的家,裡面還有著郭少三當年蒐集農業相關的日語原文書,猶如郭少三還生活在此。想當然現在沒有人住在此屋內,就在此時郭張月雲外出回來,用著漂亮的日文說『いらっしゃい』(歡迎)。郭張月雲是郭少三的妻子,從「台北第三高女」畢業,1938年與郭少三結婚。外表看不出來已經98歲了,有著嚴肅感。在郭少三過世後,聽說是她在管理東邦紅茶。
Image

郭少三夫人-郭張月雲女士

     順帶一提,聽郭瀚元說「前一陣子有位日本有名歌手的姊姊有來訪。」詢問後竟是人氣歌手「一青窈」的姐姐「一青妙」,是醫生也是作家。郭少三的妹妹郭美錦嫁到台灣5大家族財團之一的顏家。台灣雖小,但卻和日本關係密不可分。

Image

郭少三種植Shan品種的喬木茶樹

<此篇收錄於台日交流協會2017年4月號>

Suga.jpg

須賀 奴  Tsutomu Suga

曾經任職於經融業,留學於上海學中文,且在台灣、香港、北京等地長宿,合計約17年。提前退休後,7年間與中國茶的相遇,以追尋茶為主題開啟了旅程,穿梭在亞洲各國的茶園、茶莊。

 

在各地方舉辦茶會、研討會,介紹茶的故事。現在以台灣為活動據點,在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的雜誌中編寫台灣茶的歷史探訪「台湾茶の歴史を訪ねる」,並且在靜岡縣茶業會議所的月刊『茶』,也有連載茶旅短篇小故事「茶旅こぼれ話」。透過各國茶旅,了解到當地的經濟、社會、文化、歷史…等以個人觀點分析,並提供商務技巧。

訂閱電子報

想要收到最新的茶知識、課程資訊嗎?趕快訂閱電子報